超过10万辆共享单车蜂拥而至,广州越来越多市民“骑”在路上,同时越来越多人也体味到“骑车真难”:上一秒钟,你可能骑在江边欣赏风景,觉得自己和城市融为一体,下一秒钟,你眼前可能就是一条“断头路”,必须掉头穿越一个机动车停车场,然后才能回到如何在地图上标线路图
骑车有多难?我们跟随骑友徐建辉的足迹,从他家骑到工作单位感受逆行的冒险和与汽车为伍的胆战心惊。

如何在地图上标线路图

骑行路况有多差?我们用脚丈量广州城区,记录13个“骑行难”的奇葩景象。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与规划专家探讨缘由,7434平方公里的偌大广州,应该拥有怎样的慢行战略规划,又应该如何“落地”,才能让城市发展和市民幸福达到一个最大公约数?
道路应该更多地属于骑车的人还是开车的人?如果二选一,你的答案是什么?
一直为自行车路权呼吁的N G O组织、广州拜客会说,广州应该变成单车友好城市的样子;广州市政协常委、房地产开发商曹志伟会说,从交通功能定位看,自行车不是主角,连配角都算不上、最多是打酱油的,对解决“最后一公里”起到补充作用。
不同的社会角色与理念,决定了截然不同的观点。
我们倾听各方声音,反思现状,广州的慢行系统最大症结在哪里?应该怎么做才算“符合最大多数人的利益”?应该怎么做才让城市拥有更加可持续的未来?你的思考又是什么?
对于路权分配,你有什么建议?慢行交通系统,你认为广州何去何从?
共享单车这个互联网公司掏钱做的社会实验,无论最终是否泡沫破灭,我们期待,这股资本潮流对广州的城市交通发展有所启迪,有所推进。
故事
5公里上班路须“过四关斩五将”
逆行、机动车混行、路人争道、断头路各种奇葩遭遇
在广州城区,骑一段5公里的路,可以有多难?
2016年12月27日,我们跟随骑友徐建辉的足迹骑车上班,从棠下B R T出发,沿着中山大道西,穿过天府路,向黄埔大道东一直往前,终点在暨南大学南门。
上午8点40分,他戴上口罩和手套,在广州自来水天河供水管理所内的草坪上“扫”了一辆橙色共享单车,驶向中山大道。
单车、行人、机动车混行抢道
对路况极熟,他骑得飞快,遇到的第一难,是逆行。
科韵路中山大道立交桥前的这一小段路没有单车道,不少上班族在人行道白色栏杆外侧的马路上向西骑行,车流却往东走,骑车的人都在逆行,徐建辉也不例外,他不时要避开对面快速开过来的汽车,险象环生。
橙色的轴轮继续向前,他遇到的第二难,是与机动车混行。
到了一座立交桥上,骑行路况更堪忧,自行车大军从四面八方汇集,当红灯亮起,骑车的人群跟着转弯的汽车、公交车沿十字路口的对角线穿过去。在红灯亮起前的一刹那,一辆车从对面驶来,徐建辉抢先一步,比汽车更早到了对角线的另一边。
他终于可以在中山大道西北侧划了线的单车道上骑行了,不过,这一次,又遇到了第三难:与路人混行。
这条路在原来的人行道上划出了约两米宽的路面做单车道,徐建辉要时不时避让行人,路面不时断开,路口很多。
这5公里却花了56分钟
当骑到中山大道和天府路交界的红绿灯路口时,路边电线杆上的电子屏幕写着“您是今天第2784位,本月第287177位骑行者”,徐建辉知道,像这样的电子屏幕全市大概有三个,计算每天经过的骑行人数,“据说好像是通过探测金属来计算的”。
随之,徐建辉转入天府路,又遇到了第四难:断路。
原来,天府路的马路上划出了单车道,但从北向南进入天府路的一段,又被抹掉合并成机动车道,指示路牌显示自行车要上人行道,为“快”之故,徐建辉直接在马路上骑行,与机动车为伍。
接下来,他骑到黄埔大道西,继续混行在“更快速”的机动车道上,因为,立交桥下的路不好走,下坡的一段没有单车道,而且有坑,旁边的人行道又十分狭窄。
9点35分,徐建辉到达暨南大学南门。
这5公里,花了56分钟,千难万难,徐建辉终于从家抵达公司。
“开车节奏太快,走路太慢,骑车刚好”,这是徐建辉对单车的念想,五六公里被认为是“单车适合作为接驳交通工具最长的距离”,但在广州城区,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调查
谁偷走了我们的自行车道?
南都记者走访发现小汽车违停单车道,规划设计不合理,道路建设不到位是“拦路大老虎”
每一个骑单车的人,心中都有一幅自己走过的“奇葩”地图,或者是正赶时间飞奔上班却遇到小汽车占道不得不马上减速,或者是正欣赏江边美景却撞到了断头路搞得灰头土脸。
随着10万辆共享单车进入羊城,体验到“骑车难”的市民越来越多,这一次,南都记者用脚丈量城市,通过骑行者的“用户视角”,记录下广州骑车路上的13个奇葩景象。
我们发现,这些“奇葩”中,不乏单车与机动车混行、机动车霸占单车道随意上落、规划失当,树木等公共配套设施挡住单车道、楼梯缺乏斜坡、单车道成断头路等现象。
在市区的道路上,在我们的城市街巷里,我们应该有专属自己的惬意的单车路网吗?这些单车路网应该放在老城区还是仅仅布局在郊区的绿道上?还是说,我们应该把路分给汽车,让经济跟随车轮高速运转?
我们把这些问题留给读者。如果你心中也有一幅慢行“奇葩”地图,欢迎@南方都市报 微信、微博,或者微信公众号“咩事”,也可以在南都自媒体客户端留言评论。我们共同关注:共享单车来了,敢问路在何方?
有路却被霸占
1/3单车道被小汽车占用临停
2016年12月28日下午3时,越秀区东华东路,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综合办证厅对出的马路上,为避开停在单车道上临停着的小汽车,一名骑单车的女士只能夹在临停车和马路面机动车之间穿梭,这时,小汽车司机突然开门,骑车女子马上急刹,缓过神后骂骂咧咧地骑走了。
人们对这种场景再熟悉不过,而在广州的中心城区,这也是自行车“生存艰难”的最大矛盾点———广州有1/3的自行车道被小汽车用作“临时停车场”,一名规划系统的观察人士说,这是广州中心区自行车和汽车最大的矛盾痛点。
相对于广州城区路网中不少时宽时窄、时断时续的自行车道,东华东路这条双向车道上的自行车道算规范,起码用白色实线划出了1.5米宽的专用单车道,然而,这也恰恰方便了那些有临停需求的小汽车司机。
28日下午当天,办证厅对出马路两边,起码有十几辆机动车,包括公务车十分“自觉”地停进了单车道,让骑车人士根本无路可走,要不在马路面危险穿插,要不径直骑上了人行道。
对此,骑车前来办事的陈先生对记者说,“造成这种现象其实就是交通管理部门的失职。”他表示,机动车占道上落,不仅侵占了骑车人的行路权利,另一方面,停在这么逼仄的道路边上,有时可能没顾上看倒后镜就开门,撞到后面的骑车人,“老人家骑车可能没那么快反应过来,年轻学生有可能分心,这些都有可能造成一定的安全隐患。”他认为,交通管理执法部门亟须加大管理力度和惩处力度,提高违法成本。
南都记者走访途中,这样的现象并不少见,同样毫不顾及骑行者,随意霸停单车道的现象,还出现在海珠区的客村地铁A出口、天河区天府等路段,常年在天府路附近骑行的市民小徐说,“这里常常停了很多车,特别是上班时间。”人们要避开这些占道车,就不得不骑到机动车道上。
南都记者在海珠区赤岗北路四季天地门口,看到更为让人惊讶的一幕。这里本来有设置单车道,但竟然被划成一个个的四方格停车位,单车道与停车线纵横交错。而且一看到有人停车,马上有人走过来收费,每小时16元。单车道变成“摇钱树”了?
单车道、人行道“分猪肉”
混行让彼此更“难受”
骑车的人一定骑过这样的路:铺满砖块的人行道,突然被白线对半划开,一边给行人,一边给自行车,但仅仅划了线,没有任何道路设施的配套,这个现象马上会带来两个困扰:走路的人容易被单车打扰磕碰,骑车的人“一路颠簸”,因为那是骑在砖块上呀。而这样的道路与“混搭”,在广州可不是少数。
科韵路中山大道立交附近,单车道的划分也不科学,单车道规划在人行道上,但在单车道上,树木像列队似的相隔数米就矗在了单车道中央,骑车人只能借道旁边人行道上行车。
骑车的人和走路的人都在吐槽:骑行的人说,在人行道上,行人不管旁边规划的是否单车道,照走无误,他们只能在行人中穿梭骑行,人多时往往都推车前进。走路的人说,骑行者不顾路人危险,横冲直撞。
南都记者走访发现,广州大道中、科韵中路、小北路等路段都是如此设计。在越秀公园东门对出的小北路路段,这里设有公交站点,是附近中小学学生放学、老人小孩前往公园的必经之路,而骑行者途经此地,常常不得不下车推行,单车道根本无法发挥作用。
除了单车道和人行道要对道路资源“分猪肉”,除去最大头的“汽车”之外,不少市政设施也在分路的资源———比如解放路,由于环卫工作站占道,不要说单车行,连人行也不易。滨江东珠江泳场对出人行路面,放花基的路面远比行单车的路面要宽。
本来有路,
骑着骑着却遭遇“断头”
鲁迅说,本来没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而骑友可能告诉你,本来有路,骑着骑着就断头了。
从猎德大桥沿着靠近江边的临江大道绿道往海心沙方向骑行,一路绿道开阔,过了猎德涌小桥,面前出现的一堵白色塑料墙,硬生生地拦腰断开了绿道。想要走回“正道”,只能掉头,把自行车抬上五六级阶梯,穿过旁边的停车场回到临江大道主干道。关键刚才一路上并未发现任何提示前面道路不可行的提醒标识,也不见任何围蔽通知。
断头路时不时冒出、单车道断裂以及楼梯不设斜坡,这些都让骑车变得困难重重。
东华北路的单车道断断续续,从东往西方向,先是76路公交车总站占据了路边通道,过了马路后,一个隐约画着单车模样的地面印记显示了这是一条3米多宽的单车道,但好景不长,随着路面逐渐缩窄,单车道的划线并没同步平行,反而直线切割,延续了40米后,单车道戛然而止。
中山大道与华景新城交界处,划分出来的自行车道直达天桥阶梯前,有天桥的地方切断了单车路网的连贯性,许多人选择机动车道。
在中山大道西(广东省教育考试院西侧路段),这段路虽然很短,但在路口有标识指示人行道上可走自行车,但南都记者亲测,没走几米居然要下10级阶梯,单车搬下去十分不便,但如果掉头,车完全被卡住。
无路可走或禁行
只好与机动车抢道
目前,除了东风路整段禁行自行车外,广州的会客厅花城广场也成了禁行单车区域。南都记者日前骑行经过该处时,就在省博南门附近的花城广场出入口,被守门的保安拦下了,“这里单车不给入内”,保安指着门口旁的一块指示牌说。
保安老王对记者说,常常有游客或市民不知道该处禁行单车,就算推行也同样禁止,“一天下来估计有好几百人”。在门口前,记者见到除了有投放在此排列整齐的共享单车外,还有很多是因为不能通行而被市民停放在此的单车。老王说,每晚会有工作人员来此将单车摆放整齐,或是搬运移去其他投放点。
但如果市民有需要骑车通过花城广场该怎么走?老王介绍,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原路折返过马路对面,在临江大道江边推行穿过,“不然的话就得穿过车行隧道,那就很危险了。”
当前的现状是规划有单车道的路段,单车道却不完善,而一些路段根本没有设置单车道,单车被迫要与机动车争道。
在西场往罗冲围方向路段上,一路都是没有设置单车道,家住金沙洲的市民“狼总”无奈戏称,这一段波浪路就像旧社会穿的衣服,全是补丁,“天天回家玩越野,体验很不好”。
科韵路中山大道立交上缺少南北通行的地面人行道和自行车道,早上上班路上,很多骑行的人会跟着左转的机动车走,十分危险。在中山大道西往立交方向的南侧路面,常常能看到骑车上班的人在机动车道上逆行,一骑行的人告诉记者,走外面(机动车道)快。
数字说:根据相关统计,广州市中心区约70%的道路划有自行车道,其中宽度1米以下的约占1/3,宽度1 .5米以上的仅占约10 .5%。
特约观察
你够胆让你的孩子在广州骑自行车吗?
陈嘉俊(拜客绿色出行总干事)
客观来说,我并不是一个骑行爱好者,只不过是一个双脚行走,双轮骑行的城市通勤者而已。自行车明明是低碳方便灵活的交通工具,但细心的你会发现,广州现在越来越不适合骑自行车了。
自从咪表停车位租金升价后,违章停放在自行车道的私家车越来越多,让本已经不断瘦身的自行车道经常拦腰截断。举中大西门对出的新港路作为例子,平日上班高峰期的时候,就会有一大堆私家车排在路边的人行道上。一部分车辆是在排队进入附近科技园的停车场,而另一部分则是干脆停在路边。这个时候,如果你在路上骑车,你要么就骑上人行道,这个时候行人会觉得自行车乱冲;你要么就骑到机动车道,这个时候最右边车道的公交车和其他社会车辆也会觉得自行车乱闯机动车道。
而且,如果遇到莽撞的司机,还可能一个不留神被打开的车门撞倒,而这个后果则是不堪设想的。尽管广州依然保留了不少在机动车道旁边划线的自行车道,但缺少物理的隔离,而对违停的监管执法又非常薄弱的情况下,自行车道已经失去了自行车道的功能,很多时候简直成了停车场。
在我看来,自行车交通是一个细水长流的建设,它虽然不会像地铁那样一下子服务好几十万人,但当你坚持修建完善连贯的自行车道时,你会发现你投入的其实远小于地铁,但所收回的城市人的健康和活力,道路交通安全感的提升,是物有所值的。
回顾过去六年,拜客一直尝试呼吁城市恢复自行车交通系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自行车路网。尽管这些年,我们成功地让市长走出来骑自行车了,也有不少政府官员表态要支持自行车发展,但始终没有被作为一个城市建设的既定而必要的考量,更没有政策连贯性,更多的是一种安抚民意的表态。我想,自行车交通建设跟垃圾分类一样,需要从口号到行动,而且是需要跨部门的协作和合力,需要成为每一任广州市市长都关注的民生工程来看待。
曾经有人说,判断一个城市是否对自行车友善,你就去问这个城市的市民,你是否愿意让你的小孩在这里骑自行车。我想,大部分的广州市市民的回答应该是否定的。记得前段时间妈妈在晚上骑车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坑,摔了一跤。幸好当时没有机动车经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两个轮的出行群体,其实是很脆弱的。它需要比机动车道更高的安全等级,然而在我看来,我们的城市连一个连贯平整的自行车路网都没有,更不用说安全舒适的环境了。
共享单车来了,广州是否可以借着这股资本浪潮,让这个城市的人们生活得更美好一点?我们能做什么?应该做什么?要怎么做?